"

北京幸运5登录

"

返回聯盟首頁 | 共產黨員網

分站:
黨史縱覽

黨史百問 | 為什么20世紀70年代初我國對外工作能打開新局面?

來源:“理論熱點面對面”微信公眾號 發布時間:2022年07月12日

                                   

  59、為什么20世紀70年代初我國對外工作能打開新局面?

  要說明這個問題,就要對新中國成立后的外交歷程作一番回顧。1949年新中國成立后,我們黨堅持獨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社會主義國家和一些對新中國表示友好的國家紛紛與新中國建立外交關系,與此同時,以美國為首的一些西方國家則對中國實行封鎖、制裁和孤立的政策。到了20世紀60年代,中蘇關系破裂,蘇聯在中蘇邊境陳兵百萬。“文化大革命”發生后,中國的外交工作又受到干擾沖擊。這就是當時中國外交面臨的復雜嚴峻的局面。而到了70年代初,國際形勢發生了重大變化,新的國際格局初露端倪。這為中國外交政策的調整和外交戰略的轉變提供了機遇。

  局勢轉變的關鍵一環,是中國同美國關系的緩和。美國既想盡快消除越南戰爭敗局造成的影響,并繼續維持它在世界上的霸權地位,同時又要應對蘇聯的挑戰,迫切需要改善同中國的關系。就中國方面來說,要著重應對蘇聯當時對我國安全所構成的直接和嚴重的威脅,要解決臺灣問題以實現國家統一大業,要恢復和擴大國際交往、積極參與國際事務,也需要緩和同美國的關系。

  1969年,尼克松就任美國總統后表示有意改善中美關系。1971年4月,毛澤東同意邀請美國乒乓球隊訪華。這種“小球轉動大球”的“乒乓外交”,出人意料地促進了中美關系的發展和世界形勢的變化。1971年三四月間,第三十一屆世界乒乓球錦標賽在日本舉行。4月初的一天,一位美國男運動員為了不耽誤參加比賽,從駐地出來慌慌張張地上了一輛去比賽場館的大巴車。沒想到車上乘坐的全是中國運動員,他就很尷尬,而中國運動員對一位美國運動員突然上中國隊乘坐的大巴車也感到無所適從。這個時候,中國運動員莊則棟主動上前與這位美國運動員攀談起來,并把杭州制造的一件絲織品作為小禮物贈送給了他。這位名叫科恩的運動員很高興,表示希望到中國訪問。過后他回贈了莊則棟一件T恤衫。這一突發事件,很快匯報到國內。4月4日,周恩來對外交部、國家體委認為邀請美國乒乓球隊訪華時機還不成熟的報告批“擬同意”并馬上報告了毛澤東。4月6日,毛澤東看到了這個報告,先是圈閱退回。這時夜很深了,他剛吃過安眠藥躺下了,但思考后又趕緊起來叫身邊的護士長告訴外交部有關負責同志,同意美國乒乓球代表隊訪問中國。之后美國乒乓球代表隊來華訪問的手續辦理神速。4月10日,美國乒乓球代表隊就到中國訪問了。這是1949年新中國成立后,第一個到中國訪問的美國團體,由此打開了中美關系解凍的大門,這一事件震動了世界。通過這一事件,說明一個道理,就是事物發展變化的必然性和偶然性辯證統一的關系。事物發展變化的總的趨勢往往是通過偶然性實現的,而偶然性的發生又往往是事物發展變化的必然結果和反映。1971年7月,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基辛格秘密訪華。這一消息公開后再次震動了世界。1972年2月,美國總統尼克松訪華。中美雙方經過會談,在上海發表《中美聯合公報》,標志著兩國關系正常化進程的開始。

△毛澤東在中南海會見尼克松

  1971年10月25日,第二十六屆聯合國大會以壓倒性多數通過第二七五八號決議,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的一切合法權利,并立即把臺灣國民黨當局的代表從聯合國的一切機構中驅逐出去。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為聯合國安全理事會常任理事國。11月1日,五星紅旗第一次在聯合國升起。這是中國外交戰線的一個重大勝利。

△第二十六屆聯合國大會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合法席位,中國代表團團長喬冠華開懷大笑

  中美關系的緩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恢復在聯合國的一切合法權利,直接推動了中日關系的改善。中日關系本來就有廣泛的民間外交基礎,而且很活躍并卓有成效。在這種形勢下,日本首相田中角榮于1972年9月來華訪問。中日雙方簽署建立外交關系的《聯合聲明》。到1973年年底,我國已基本上完成同美國以外的發達資本主義國家的建交過程,同歐洲共同體也建立了正式外交關系。

  這一時期中國對外工作的另一個顯著成就,是發展了同亞非拉許多國家的友好合作關系,先后同40多個亞非拉國家建立了外交關系,形成又一個更大范圍的建交高潮。這也是新中國成立以來第二次建交高潮。中國真誠維護并努力促進同這些國家之間的團結,為打破大國欺侮小國、富國壓榨貧國的國際舊秩序,建立以和平共處五項原則為基礎的國際新秩序而共同奮斗。

  到1976年,同中國建交的國家已經有110多個,包括了當時世界上的絕大多數國家。我國外交所取得的成就極大地改善了中國的安全環境,拓展了中國外交活動的舞臺,也讓中國為從各個方面堅決支持廣大亞非拉國家捍衛自己的民族獨立和國家主權、反對外來侵略和干涉、維護本地區和世界和平的正義斗爭作出了重要貢獻,取得許多重要成果。這一時期中國外交的巨大成功和突破性的大發展,為“文化大革命”結束后中國的改革開放和更加積極地參與國際事務創造了有利前提,打下了基礎。

3

                                         

編輯:朱俊偉  程海軍    審核:李賢




北京幸运5登录